2014/9/29 6:33:50

一边听音乐,一边讲故事(6)

来自鸿马网(www.ihongma.com)

  

点击播放

 

18 《Oceanside》  Lainey Lou

 

人活久了,总会做一些正常情况下难以去做的事情,如半夜在山顶听一场倾诉;在一条陌生的街道走了一遍又一遍,只为找到熟悉的气味;窝在沙发上想一夜前程。我曾也做过太多类似的事情。我有一个习惯,每做一件在外人看来特别“出格”的事情,我就会写一段文字,记录下来,听一首音乐,标记一个数字。我想老了,有回忆,有音乐支撑着我,以至于我的晚年不会那么寂静无声。想象着,年迈的我,躺在摇椅上,坐在院子里,一边晒着承载故事的笔记本,一边听着年轻时候听过的音乐,一边白发苍苍。

 

点击播放

 

19 《Colour To The Moon》 Allan Taylor

 

太喜欢这首歌的唱法,就像一个人坐在那里,看着你微笑,等着你走过去,拉着你的手,不急不躁地与你诉说着一些家常,听完一首歌,像听完一个故事,感触颇深。这种风格的歌曲,岁月沉浸得愈久,愈历久弥新。我有一个朋友给我感觉像这首歌曲一样,总是淡淡地,却又不是俗物。

 

第一次见她的时候,在三年前,一个傍晚,我看到她从教室外走进来,背着一个卡其色的单肩包,非常复古,头发微卷,自然地落在肩上,脸上不曾带任何表情,眼神却是非常有光。她走进教室不东张西望,径直走到第一排最中间那张位置坐下,也不与周围的人交谈。然后开始整理书籍、笔记本与钢笔。是的,那是一支非常别致的钢笔,很有质感。我是许多年不曾在课堂上见过学生用钢笔了。她认真地擦拭着钢笔,一切那么漫不经心,心无旁骛,周围噪杂的一切好像都与她没有关系。然后,她认真地一笔一划在笔记本上书写着。虽然,我看不清她的字迹,但我想,应该很娟秀吧。

 

后来,我们成为非常要好的朋友。她擅写诗,每一首,都那么有意境。她关注的东西与一般女生不同,而且她紧闭心扉,一般人很难走进去。她也不太爱与人来往,活在自我的世界里,却又不会令人生厌。只是她太理性,欣赏她的男生,望着她生出敬畏之心。她的情感经历一直是一个谜,我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深爱过一个人,也不知道有没有看上过一个男人,像她那么内心强大的人,我想一般男生很难入眼吧。我们的一个男同学,非常欣赏她,却每次被她的理性奚落得遍体鳞伤。

 

我们一起聚会,她总是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一般情况下不说话,只要她开口必定成就经典,每一次开口说话都会引起小小的轰动。就像去KTV唱歌,前半场她从不点歌的,到了后半场大家都累了,她才开始的。她一开嗓子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到了她的身上。我至今都记得她唱过的那首《月半小夜曲》,真正是太好听,太传神,非常有感情。不过她平时喜欢王若琳的歌比较多,每次唱,都给人淡淡的感觉。

 

她是一个很有学识的人。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守着一屋子的书到老,被书埋了也是愿意的。如果你与她争辩什么,只会徒增自己的挫败感。她会用所有她知道的理论依据,理性地将你围在死胡同里,不得翻身,你还会服服帖帖。不过一般人是见识不到她的口若悬河的,只能是最亲近的人,还要在她心情好的时候。不然一般情况下,她都会不屑于争辩,不管对方说什么,哪怕是错怪她,扣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于她,也会无动于衷。大多数人都怕被人误解,一生活在解释当中。而她,从来不解释。做人到一定境界时,才会无动于衷。

 

很多人都说她太难懂,其实不然。我一直认为,性相近的人很好懂,性情不一致,也无需懂得。做人若处处顾及他人感受,势必太累。

 

来自鸿马网(www.ihongma.com)

 

点击播放

 

20 《黄河谣》 野孩子乐队

 

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特别对中国的某个大自然景观有过钟爱。但是我想,生长在黄河边的人们,于他们,黄河是故乡的符号,可能也是他们的生命。每当这首民谣的旋律响起时,我仿佛看到,一个10岁的男孩走在兰州的巷子里,背着一把冬不拉,去师父家学习手风琴。

 

小男孩每天去师父家学手风琴,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学,只是他父亲希望他会一样乐器,而师父教手风琴最便宜,顺带也教冬不拉。父亲送他去的时候,说:“要好好学,听师父的话。”他乖巧地点点头,就跟着师父学了。每天天刚亮,兰州城里静悄悄的,他穿越了好几条街道,才走到师傅家。每次推开师父家的院门,师母总是站在门口微笑地等待着他,而师父从不走出来迎接,只听到屋子里传出来的拉琴声。他看到院子里已经打扫过,墙角的盆栽也都浇过水了,非常鲜活。他很少看到师父与师母交谈,但也从来没有看到师父对着师母脸色不好过,总是一脸平静地对待。而对待他,就不一样了,非常严厉,从不言笑。

 

虽是如此,教他弹琴却是非常细心的,奈何他的心思全然不在拉手风琴上,时不时地望着窗户上的那串风铃出神。那串风铃是师母亲手制作的,每次清风拂过窗台,风铃便会发出悦耳的铃声,甚是好听。这样一来,手风琴学了半月之久也不得要领,师傅自然十分不悦,不过也就脸色难看,并没有言语上的责骂。

 

后来,小男孩每次回忆那段学习手风琴的时光,总是眼角泛着泪花。他没有再坚持学手风琴,也是因为师父只教了他短短两个月的时间,就因病去世了。他父亲也再没找到那么便宜的师傅了。因家境不好,也就放弃了。而他,却学会了弹冬不拉。这或许是师傅也是他父亲唯一的安慰吧。

 

冬不拉,是课余后师母教他弹的。师母是新疆那边嫁过来的,能歌善舞,也心灵手巧。后来师傅去世后,小男孩去过师父家几次,院子的大门总是紧闭,从铁栅门缝隙看到,墙角的盆栽开始枯黄。后来,他才知道,师母回了新疆。

 

小男孩长大后离开兰州,去了北京。他最爱听的歌曲就是《黄河谣》。他每次听这首歌,会想起学手风琴与冬不拉的那段少年时光。其实我也喜欢听,每当听到是从兰州来的人时,我会想起这首歌。而小男孩只要听到新疆二字,也会想起他的师母。世事流转,有些人有些事,总是要学着去遗忘的。 

 

PS:国庆到来,祝出游的小伙伴玩得快乐,没有出游的小伙伴,也可以一边听歌一边看故事。

 

本文由网站小编整理转发,转载请注明出处
有趣的事
其它
热门下载
PS 教程 & 设计文章
界面& 图标设计
职场 & 规划
图书推荐
酷站推荐
音频
网页设计与制作
技术
一日禅
创业
读图
设备